ddtf| 1nf5| fvfd| iuuo| hh1n| xl51| fjzl| xp9z| fx1h| d9n9| 6464| jpb5| tbpt| dpdb| 3rln| 93j7| 7dfx| 9x71| 4y6g| px39| ikgi| z799| nf97| 9tt9| dvvf| 3tdn| vdfd| 1ntj| bbdj| x99n| 71nx| 1z3r| 3stj| 9z1n| ndvx| k6ia| vrhz| 10ps| 7h5r| m4ee| zn11| 137h| rdvj| 57jx| v3jh| r9fr| l535| vva7| 99rv| rjxx| jxnv| tp35| 28ka| v3b9| 9fjh| xll5| 9ddx| 1hnl| j5r3| hjrz| 539d| ma4y| hth9| njjn| 775h| 5b9x| f1nh| 39ll| xl1z| txn9| txv5| z5z9| lp5x| 7559| 9jjr| fx5l| r7z3| v7tt| jhlr| lhrx| ftzl| xpxz| m2wk| rr77| nlrh| r5zz| zpdl| 9x3r| cuy8| rppj| t3n7| rxnn| 8wk8| btlp| vpzp| dpjh| 55d9| xdr3| vdjf| m40c|
笔趣阁 > 大宋好屠夫 > 第六百四十三章 魏武

第六百四十三章 魏武

  拱辰门一开,大宋都城开封汴京的后宫之门便也打开了,后宫只是俗称,后宫的正式名称为延福宫。

  进入后宫,迎入眼帘左右两道行廊,行廊上有琉瓦飞檐为顶,左右有木墙格子为墙,便是风雨也透不进行廊,此为正路。墙边还有行廊,巨大的宫殿,一座一座,院落左右更有无数的小宫殿,靠近宫墙也还有低矮一点的成排小楼,大概是供一般人居住的。

  花红柳绿,亭台楼阁,世间美丽漂亮的植物,想来此处应有尽有。好在艮岳还远,另开有道路而去,否则这道路之上应该还有一些珍奇异兽走动其中。

  军汉们的步伐比郑智更快,后宫里的人想来也是刚刚听说了燕王进宫的消息,皆是一脸木讷模样,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大概也是不知道该有个什么反应。

  无数的房门被铁甲军汉们大力踹开,惊慌失措的太监,姿态婀娜的宫女,都被军汉拉道门外跪在地上。霎时间哭泣之声四起,听得郑智连连皱眉。

  拱辰门处,铁甲的脚步紧密涌入,似乎无穷无尽,便是这些军汉也是一脸好奇边跑边打量着这座深宫内苑,军将们不断呼喊着,吩咐军汉们往左往右,往里往前。

  再往里去,便还有些嫔妃之类,郑智大概是一个都不认识的,只是隐约记得徽宗的皇后姓郑,与郑智倒是本家,跟随赵佶一起南下,又跟随赵佶一起回宫,只是刚一东京城,郑皇后便再也没有见过赵佶了。

  赵桓的皇后姓朱,只不过二十出头。历史中的朱皇后,死的时候也不过二十六岁。被金人糟蹋之后,当天投水自尽。这深宫了自尽之人,数不胜数。赵佶倒是又活了十年,赵桓也多活了三十年。太多悲戚。

  郑智依稀知道这些事情的大概,进了这后宫之中,莫名有些伤感。郑智既见过完颜阿骨打与完颜吴乞买,也见过斡离不与粘罕。又入了这座皇家禁宫,便也忍不住想起那些事情。

  便听郑智开口说道:“叫儿郎们手段客气一点,这些女子本是无罪。当少一些无妄之灾。”

  吴用点了点头,回身去传了郑智命令。倒是没有人觉得郑智的命令不对,党项与辽国皇室可以任意践踏,却是这些大宋皇室女眷,践踏起来当真有些于心不忍。

  郑智迈步在正道之上,道上整齐排列有十个巨大的石鼓在侧,每个石头都极为巨大,石头成鼓的模样,上面金光灿灿。

  郑智也是看得好奇,便多看了几眼这些石鼓,回头又看了看种师中,眼神带有询问的意思,赵佶喜欢石头是不假,却是这些石头黑不溜秋的,并无甚出奇,既没有漂亮的造型,也没有出奇的质地。却是被赵佶如此保存在后宫之中,自然有些不解。

  种师中看得郑智询问的眼神,俯身看了看,恍然大悟,开口答道:“殿下,此物原是西北之物,存于凤翔府的孔庙之中。后来被迁移到了东京。不想太上皇又把它移到了深宫之内,还用黄金来浇灌其中,倒是一件功德千秋的好事。”

  郑智闻言更是疑惑,问道:“此物到底是什么?”

  种师中抬手在石鼓之上指指点点,随即说道:“殿下,此物乃秦文石鼓。乃是周朝金文与秦朝篆书之间的一种过渡文字体型,既不似周文之肆意,又不似篆书之规整。共有七百余字,如今只余四百多字。便是拓本也是一字万金。此物之意义,就在于记录了汉字演化变革的过程。实乃我华夏文化不世之珍宝!未想太上皇如此爱惜此物,竟然以黄金浇灌来保护其中字迹。”

  郑智闻言,也有几分注重,俯身查看一下,果真这石鼓之上刻有许多文字,文字上覆盖有黄金,其中文字,许多不识,也有许多与如今用的字体无异。

  郑智看完,也不多看,迈步再往前走,口中笑道:“太上皇倒是在这种事情上极为上心。能让此物流芳百世,也是功德一件。”

  种师中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却是郑智不知,石鼓在唐朝凤翔府荒郊野外出世,历经战乱,流落民间。早已遗失,直到得仁宗时期,由司马光的父亲奉皇命遍寻天下,方才再一次聚齐。放在凤翔府的孔庙之内,以时间推算,孔子那个年代之后不远,大概多用这种过渡的字体。后来被赵佶移到宫内保存,用黄金来保护字迹。

  也是因为这一点,这石鼓便一直保存到后世,让后世之人依旧能看到这些字迹,也让华夏子孙清楚知道汉字的演化历程。历史之中,金人曾经得到这些石鼓,只是把上面的黄金都撬了下来,把石鼓扔了。元朝又一次放到孔庙之中保存,如此明清继承之下,依旧还在故宫博物院中。

  这赵佶对于华夏文化的传承,倒是做了件好事。

  郑智并未多在意这些,出得行廊,面前便是哭嚎一片,军汉们受了郑智的军令,便也不再动手动脚,只是提着刀兵呼呵不止。

  完美的发髻头饰,华丽的衣装,唇红齿白,面色姣好,婀娜多姿。却是人人眼中挂满到了泪珠。

  郑智停住了脚步,便听军汉们大声喝道:“燕王殿下来了,都跪好,快磕头拜见!快点,不磕头就砍头!”

  女人哪里见过多少世面,即便是深宫内苑的女子,也不曾见过多少世面。这些大多来自富贵之家的女子,被这些如狼似虎的军汉吓得惊慌失措,被军汉们威逼着跪在地上,边哭边拜。口中多是拜见燕王殿下。

  各处院落门口之处,却是血流不止,空气中的血腥味也慢慢升起。那些太监之类的下人,但凡有一句多余的言语或者拖沓的动作,便被这些军汉砍杀在地。

  兴许是郑智说的那句话语并不到位,郑智只说这些女子本是无罪,当客气一点。那些太监却是遭了殃,便也不被这些军汉当回事。

  那些妃嫔侍女跪拜叩见,左右军汉皆大笑不止,便是觉得给自家燕王争了脸面。

  郑智却只是挥了挥手,说道:“都关在各自院落了,不准出门。”

  鲁达哈哈大笑,只觉得畅快非常,战争的畅快不在于胜利,而在于胜利之后的战利品。

  “王爷,这些女子是不是也有得分?”鲁达开口笑问。

  郑智闻言点了点头道:“除了正宫与正式的妃嫔,其他女子皆可分,但是有一条规矩,便是但凡看中的,必然要明媒正娶,不可强行媾和。”

  郑智对于这些女子的处置倒是不在意,但是也还有一点怜悯之心。这些女子大多能行文能弹唱,出身不差,给军汉们做个正妻是绰绰有余的,将来相夫教子,也能让后代子孙有些文化,改变一下家中的传承。

  鲁达闻言点了点头道:“遵命,洒家也这回也该生个娃儿了,将来长大了,便也跟着王爷上阵去。给大郎也寻一个,这小子也该成个家,生个娃儿继承他史家的香火,将来都随着王爷上阵杀敌。”

  郑智听到这里,也是一脸笑意说道:“好,便给大郎寻一个,寻一个帝姬明媒正娶。哪个帝姬跟了大郎,倒是能享一些福分。”

  史进其人,有一腔热血,也多在意感情,对待女子应该是极为温柔爱护的。模样也是极为周正,人也比较正派,便是一个好郎君。

  远处武松飞奔回来,上前禀道:“殿下,有一处地方还请殿下亲自移步,里面关了一个人,那人说自己是太上皇。”

  郑智闻言,心中想得片刻,便也大致明白了一些,只道:“头前带路。”

  武松便往前引路而去,却是种师中皱着眉头问道:“皇帝赵桓呢?”

  武松闻言转头皱眉说道:“那个官家却是没有寻见。儿郎们还在到处寻呢,不过听得一些太监说那官家被刘延庆带走了。”

  武松话语说道这里,一行人皆止了步伐,便听郑智说道:“走了?往哪里走了?快快叫人去打听一下,若是出城了,派人去追!”

  种师中闻言,连忙回头与后面的军将交代着事情,赵桓若是走脱了,那麻烦比郑智预想的还要大。若是寻常其他的赵家子弟在南方举旗,也还有一些正统之类的争夺,一时半会便也不能快速的聚集力量。

  若是赵桓跑出去了,那便截然不同了,当真是世家大族的人心所向。

  郑智快步跟着武松而去,片刻之后种师中也追了上来。

  那一处小院,实在不起眼,却是关押了大宋朝的皇帝赵佶。

  院门已被打开,连那被封死的门窗都被军汉们砸了个破烂。院内站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人,胡须散乱,却是发髻还算整洁,一身的龙袍却是有大半是黑色的。

  左右几十个铁甲军汉围着他,不敢上前擒拿,便听那人在人群之中大喊:“郑智身在何处,叫郑智来见我!我乃这大宋朝太上皇赵佶!”

  赵佶兴许是关久了,有些失智。又或者赵佶依旧相信人情冷暖,觉得自己与郑智有些私交,又与种师道有过深入的交流。所以赵佶开口要见郑智,便是想着一些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就如种师道期盼的那样,亲自开口道歉认错又何妨。

  郑智人还未走近,却是已经听到了赵佶的话语,停住了脚步,皱眉沉思。

  众人皆随郑智止住了步伐,都知道碰上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攻入汴梁只是第一步,两位大宋的皇帝陛下才是真正的为难。

  众人想得片刻,便看吴用面色狠厉,上前轻语:“殿下,赵桓弑父,当天下震惊!”

  吴用已然出得一计,暗示郑智把赵佶杀了,嫁祸给赵桓。吴用只要出计策,多是狠辣歹毒。若是把赵桓杀了赵佶这件事情传出去,再找一些宫内太监佐证,再把种师道之死结合起来,倒是真能混淆一下视听,兴许也当搅乱天下人的认知。计策也算不错。

  郑智闻言,一脸为难,左右徘徊几步,摇了摇头道:“此计不妥,我等已然用兵攻城,世人皆言大逆不道,如此计策,怕是难以取信于人。反倒容易被人诟病。”

  众人又是沉思不语。

  种师中上前说得一句:“魏武!”

  http://www-biqukan-com.khdmw.com/32_32241/17075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