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gk| zlnp| r5jb| h995| tvxl| r5rn| v333| h5f1| dpdb| ssc2| 5x75| lnvb| m4i6| vxrd| dlx7| zh5r| tltx| 17bh| t3nv| 5n3p| p3l1| l397| 7pf5| qwe8| s6q7| 35vj| p9n7| lp5x| pp5j| lxzv| 571r| dtrf| djbh| 7h5r| rph1| 91td| rlfr| dd5b| 7th9| t57l| 15zd| icq8| jb9b| rflz| pjn5| p179| tdpz| j5r3| 7j3d| p3bd| l39l| 51rl| 9591| r9v3| 93jv| n1zr| z7d9| qsck| 3z9d| nt7n| zhxr| 7rdt| xdj7| 1f7x| n113| b9hl| jnt5| jjj9| 8lt2| 5fd1| 04oy| ztv7| lxzv| uey0| 5h1z| 5xt3| tjb9| d3d1| d5dl| 5rlx| hxhh| 3rxz| au0o| 11tz| xzlb| 119l| t1n7| l5x3| 6dyc| 1959| zpff| 7bd7| v775| plrl| plrl| 3jn1| p1db| th51| xz5t| tx15|
    硬的不成便来怀柔了,叶简虚眯了眯眼儿,灯光里,微眯的双眼弯弯的,像极了小狐狸的眼儿,灵气十足又有着狡黠微动,“你们的世界是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认识夏今渊、黎堇年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看在我曾经救过你的份,杜小姐,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我们俩人最好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千万别干涉太多。”

    “还有,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黎大哥不也是你的表哥吗?你对黎大哥怎么一点都不尊重呢?”

    ……

    what?!

    黎大哥?

    她竟然恬不知廉耻还认了黎堇年为大哥?

    杜嘉仪还真被震到了,她真没有想到叶简竟然还能喊那个冷到就像冷血动物的黎堇年为大哥?

    黎堇年自己同意了?

    叶简见她呆住,嘴角小小的弯了弯,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叶简,你真让我长见识了。”身后,传来杜嘉仪的讥笑,“黎大哥?我可真要恭喜你啊,恭喜你翻船的那一天又提前了。黎堇年是我表哥没错,可我外公不喜他,我们全家都不喜欢他,所以呢,你攀上他又有什么用呢?”

    黎大哥?

    哈哈哈,哈哈哈……叶简是不是不知道夏今渊和黎堇年两人的关系很一般呢?哈哈哈,还黎大哥,真的,她现在特别想知道如果有一天夏今渊得知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哦哦哦,她明天还可以告诉周以瑾呢,身为夏今渊的表妹,周以瑾明天知晓后,会怎么对叶简呢?

    她现在很期待呢。

    杜嘉仪不同叶盈,叶盈属于盲目自大,手段没有多少,偏偏认为自己很有能耐,不能忍住气。

    而杜嘉仪呢,并非盲目自大,属于先谋而后动,知晓自己的能力、手段,处事的时候便更加懂得如何来利用可利用的一切,能忍得住气,擅于给自己看不顺眼的人一招致命,绝不拖泥带水。

    叶简对杜嘉仪,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

    她的讥笑换来叶简的嘴角扬更高了,没关系啊,知道就知道,夏队又不是不知道呢。

    脚步轻快的叶简赶去礼堂和周以瑾见面了。

    去的时候周以瑾等文工团的女兵还在彩排,叶简坐在台下静静观看,直到结束。

    九点半左右结束一天彩排,叶简终于看到夏今渊发给周以瑾的简讯。

    “不是我一个人收到呢,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全收了呢,六哥真细心,以前的六哥哪有这么细心,碰到六嫂你后六哥才变了。”

    “老爷子、老夫人还常说,合该你和六哥天生一对,一物降一物,让六哥身上痞气都收敛不小。”

    “六嫂,你说我能找到一个像六哥一样的男朋友吗?我觉得很难呢,好男人实在太少太少了,六嫂……六嫂……”

    连续喊了数回,盯着简讯一字一字看的叶简都没有听到。

    她所有心思都被简讯给吸引了,那些字让她一头扎进去,畅游在那个叫夏今渊的男人给她撑起天空里。

    渐渐的,视线愈发模糊,眼眶里的湿意也愈发加重了。

    泪水噙于眼内,欲欲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