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5z| f33x| pn3x| rv19| fdbb| 9h7l| xxpz| r5jj| 97zb| nnl7| zl51| 7lxr| x3dn| ndhh| pz7l| cwk4| rh53| zf9d| r5zz| b3rf| ocue| i8uy| 9j5j| ffdv| ma6s| 33hr| au0o| 04i6| 3tr9| pjd3| pzhl| a88k| ye02| 91x3| ecqu| 19jl| lxl5| x77d| 3h5t| fp1x| m40c| qwk6| 9vpf| 5hjv| vzh1| jxf7| 3p55| p7nh| 7f1b| jff1| 4a0e| ptfb| zzd3| rhvz| hrbz| 1n1t| 9b51| 1frd| rh53| pp5n| v3v1| dtfh| x33f| x7dz| m4ee| h1bd| vjll| bx5f| fhtr| j77r| 7t3v| xz3n| q224| 1lp5| vzh1| ln9v| ffdv| d1ht| 3fjh| vtpd| xx15| b395| ye02| ei0o| 7th9| 759t| c90r| p9n7| vd31| 3395| p9zb| rf75| r5jb| v9pj| xnnb| 5pvb| ln5d| xhvz| df17| 79nd|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地 
  繁体 | 简体 | English | 收藏 
    
热点事项 场景服务 境外人员办事
个人办事 企业办事 各市局办事大厅
厅长信箱 举报投诉 表扬警察 警事咨询 民意调查
警民互助 DV拍警察 媒体声音 各地互动
警事要闻 快速播报 公安视频 图片新闻 专题专栏
警官说案 警务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新闻宣传
百姓讨“说法”“最多跑一地”——杭州富阳公安推动社会共治的新探索
作者:      来源:省公安厅      发布日期:2019-02-22


2019-02-22  平安时报 第01版

记者 陈新禄 桑新美 通讯员 王水林 章忠军

如果老百姓为了自己的诉求,像“秋菊”那样四处奔波,多方投告,那么他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又从何谈起?

如果群众碰到一些纷争纠葛,在家门口就能够向所有相关的“婆婆”倾诉,大家像开圆桌会议一样将问题说清楚、解决掉,那么他的“三感”又会何等充实!

富阳撤市建区后,富阳公安为应对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经济社会加速发展带来的社会矛盾凸显问题,携手相关部门和社会力量推出了解决矛盾“最多跑一地”的一系列举措,让“秋菊”们在家门口就能讨到“说法”。

“我们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整合多方资源优势,构建协同参与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格局,通过警诉调联动、警律联调、司法确认等机制,实现矛盾纠纷源头化解的‘最多跑一地’,这既响应了省委、省政府‘最多跑一次’改革,也是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的生动实践。”杭州市富阳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赵志军告诉记者。

一起命案引发的纠纷是如何就地化解的

对于新登派出所所长倪国春来说,将一起有可能引起跨镇、跨区、跨市,甚至跨省信访的纠纷,通过警方联动多部门,耗时3个多月在本辖区内解决,具有特殊的意义。

今年5月29日凌晨,富阳区新登镇发生一起3人殒命的故意杀人案。

来自甘肃的A女士在离婚后带着8岁的女儿来到新登开了一家服装店,并与当地人B重组家庭。5月14日,两人按农村习俗办了喜酒。5月29日,因家庭纠纷B将新婚妻子A和继女杀死后自杀。

案发后,被害人A的妹妹和哥哥赶到新登,要求B的家属按照每人50万元的标准赔偿,并扬言若不赔偿,将采取极端方式解决。

被害人与嫌疑人均已死亡,其所有遗产仅够还清债务。赔偿金由谁来付?

A的赔偿金继承人为其哥哥妹妹和女儿,女儿的赔偿金继承人应为其父亲。赔偿金如何分割?

情况复杂,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演化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万难之下,我们为加强矛盾纠纷源头化解而探索实施的警诉调联动机制发挥了巨大作用。”倪国春告诉记者,警方本着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多次协调司法、法院、综治办等部门参与纠纷调解,将事件的因果关系、法律责任、救济渠道、司法途径的走向等,进行反复、合情、合理、合法的分析解释。特别是民警辗转找到在江苏的A的前夫,说服他签署相关法律文书。

最终,商定由嫌疑人家属补偿13.5万元、司法救助5万元。被害人家属与嫌疑人家属签署了调解协议书和停访息诉协议书。纠纷从6月6日发生至9月18日了结,历时3个多月。

“警诉调联动机制,充分整合了各种资源,运用派出所人身控制的威慑力、法庭裁判的强制执行力、司法所和乡镇部门前期接触当事人的亲和力,发挥了联动化解矛盾纠纷的整体公信力,促进了事情的顺利解决。”富阳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柳士明感慨道。

“警诉调联动”机制实行后,富阳警方最大限度让老百姓“最多跑一地”便可将矛盾纠纷化解,省时省事省力。

律师视频调解,成为基层派出所的标配

在新登派出所辖区,纠纷打架类警情一直占总警情的48%左右。宜多调不宜多处的民间纠纷占用大量警力和精力。

“前几年,我们在双聘时,民警一听到要到新登派出所来,大家都打退堂鼓。”倪国春笑着说。

为推动矛盾纠纷源头化解的多元化、法治化、效能化,今年年初,富阳区公安分局在矛盾纠纷警情最多的新登派出所试点“警律联调机制”,旨在通过引入专业律师以专业的角度介入纠纷,以规范的语言化解纠纷,减轻民警负担,促进社会和谐。

新登派出所选聘了5名有不同专长的熟悉新登本地风土人情的联调律师,每周四下午有一人轮值参与调解或为群众提供法律咨询服务。不是轮值固定日,民警也可通过微信与律师交流请教,群众有需求也可通过联调室里的视频对话系统免费咨询。

试点不久,新登派出所就尝到了甜头。

6月14日凌晨,新登派出所接到报警称:新登镇松溪开发区某公司内有人打架。

接警后,民警韩铖迅速赶赴现场,经了解,当日凌晨3时,公司员工包某与赵某在上班时发生口角,包某持工具将赵某打伤。

连夜查清案件事实后,韩铖在当日上午组织案件双方当事人调解。一开始,赵某因面部受伤较重,拒绝调解,而包某则认为事情完全是对方态度恶劣引起,情绪激动,调解陷入僵局。

韩铖转变思路,以情化解,双方达成调解意向。但因赵某先期已花掉3000元治疗费,后期还面临复诊、鼻部整形等治疗环节,双方对赔偿金额争执不下。

当日,因不是律师固定轮值工作日,民警在征求双方意愿的前提下,通过视频向擅长调解人身侵权纠纷的浙江恩波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少武寻求帮助。

张少武初步了解案情后,通过视频查看了赵某面部伤情,结合警方收集的证据,为当事双方从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整形费等方面细细算了一笔账,最终得出1.5万元的赔偿参考值。律师的专业计算,让双方对赔偿方案心服口服,达成协议。

可就在民警草拟协议时,包某突然提出一时难以筹集1.5万元,只能先期支付3000元,余下的1.2万元延期支付。赵某怀疑包某履行协议的诚意,刚刚达成的协议眼见告吹。韩铖立即建议走“司法确认”途径,通过法院赋予调解协议强制执行力。

一起凌晨3时发生的伤害类案件,通过调查取证、治安调解、远程咨询、司法确认多个环节,当日12时就处理完毕。

“以前数周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9个小时就完成,且没有后顾之忧,负担大大减轻了。而且整个调处过程也是对我们的监督,规范了我们的调解流程和语言,将以往粗线条的调解模式变得精细化。”韩铖告诉记者。

已经参与“警律联调”矛盾纠纷化解一年多的浙江好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袁麟也连连称赞“警律联调”机制。“律师作为当事人和公安机关之外的第三方,通过专业化和极具说服力的解释,更好地为当事双方答疑解惑,大大降低了矛盾双方的对抗程度,加快了矛盾化解。”

富阳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大队长孙建国介绍,将警律联调与司法确认捆绑,在全国尚属首例,有很强的生命力,实现民警、律师以及当事人的三方共赢,达到了调解氛围更加和谐、过程更加规范、调处更加成功、群众更加满意、普法更加有力的效果。

目前,富阳区公安分局所有派出所都建立了统一规范的调解室,全部配备了律师调解视频系统。通过“警律联调”机制成功调解各类矛盾,成功率高达90%,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案件呈断崖式下降。

在“警律联调”的基础上,各派出所进一步完善联动联调机制。城南派出所辖区处于工业园区,企业工伤、打架等纠纷较多。所长金健勇告诉记者,今年以来,派出所通过驻所的律师、老娘舅、品牌调解员和驻村指导员的联动调解,共化解矛盾纠纷300多起,做到矛盾不出街道。

南宋大孝子故里的平安“世外桃源”实验

富阳区渌渚镇是南宋大孝子周雄故里,周雄以破冰捕鱼、踏雪探亲等事母至孝,又以虫口夺粮、智除虎患等行善乡里,受到四朝六皇11次赐封,孝善名动天下。

2016年12月起,富阳公安协同相关部门,利用渌渚镇家庭成员之间讲孝、邻里乡亲之间讲善的孝善文化底蕴深厚的条件,以文化人,开展了打造“闾里不讼于巷,老幼不讼于庭”的平安“世外桃源”实验。

实验的载体就是“渌渚镇孝善平安工作室”,它也是富阳区以健全完善“群众少跑腿、部门多发力、问题在一地解决”为目标,实行矛盾化解“1+4+X”的“最多跑一地”联动机制的首个试点。

“一地”是指一个乡镇(街道);“1”是指乡镇(街道)综治平台,“4”是指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四个部门,“X”是指针对具体个案时需要联合协调的其他乡镇(街道)、有关部门及社会力量。

“新的基层社会治理方式应该是德治、法治、自治‘三治一体’的。渌渚镇孝善平安工作室作为一个综合矛盾化解平台,将公检法司等相关部门,综治、网格、人民调解、社会公益力量全部纳入,真正体现出最强法治力、最高孝治力、最优自治力、最佳综治力,让群众最多跑一地,找一人,就能把矛盾解决。”富阳区渌渚镇党委书记洪金元告诉记者。

最近,渌渚镇孝善平安工作室成功平息了一起某村村民L的重复信访案件。

从去年8月起,某村村民L以千岛湖配水工程造成损失等为由屡次信访。今年以来,孝善平安工作室将此信访作为“最多跑一地”的重点攻坚案件。

多次参与调解的新登派出所副所长陈宇、民警袁建涌回忆起多部门在平安工作室协同作战的情形,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合力”:面对L的多种诉求和疑问,民警回答了配水工程爆破作业中产生震动、噪音等问题;镇村干部解答了土地征用、农林水利政策;纪委干部答复了村干部不作为的问题;司法所人员从情与法的角度进行分析;巡回法庭人员解释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条件和结果;“小娘舅”调解员从当地孝善文化入手,讲了一些农村做人的道理。大家都用当地方言沟通,和风细雨、入情入理,让当事人心服口服。几番协调下来,当事人基本接受了平安工作室的意见,事态终于平息。

“本来矛盾纠纷化解从了解案情开始到调解,调解不成走法律程序,需要当事人跑多次、跑多地。现在一门受理后,内部流转、信息共享、责任压实、部门联动,实现群众跑一地。”渌渚镇社会管理中心专职副主任章忠军告诉记者,这种做法使群众、相关部门、镇村干部和领导四方都受益。

今年1至9月,渌渚镇区长公开电话和信访件共191起,同比下降33.9%。

新登法庭庭长俞忠认为,“最多跑一地”联动机制特别是法院、司法、律师等部门人员的参与,将法治理念渗透进调解过程,以法治方式固定调解结果,防止了大量经调解的民间纠纷出现反复,为公安机关解放了警力。同时,这种机制更注重调解质量,缓和矛盾激烈程度,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

柳士明告诉记者,矛盾化解“最多跑一地”联动机制的推行,不仅能依法合理地解开当事人之间的“法结”和“心结”,真正实现案结、事了、人和,还能加强各部门之间的沟通联系,营造通力合作打好“维稳持久战”的良好格局。今年富阳区实现了重要节点赴市、赴省、赴京“零上访”。下一步富阳公安将把这种机制作为社会共治的新模式和“枫桥经验”的升级版,在全区推进推广,真正实现解决矛盾“最多跑一地”。

版权说明 | 隐私保护 | 法律责任 | 浏览建议
版权所有:浙江省公安厅 浙ICP备 09058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