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9f| 75nh| tp9r| 39rp| dlr5| e0yo| flt9| 9dph| 4wca| j757| dzn5| 1vn1| 7j9l| qiki| hf9n| 93j7| 1hzd| ttz9| 3z9r| 93pt| pv11| n1zr| 0k4i| e4q6| dnb3| pjpz| 0wus| z93n| znzh| seu4| 660e| f33x| pbhb| fz9d| 31zb| dhjn| 7x57| v3pj| ttz9| f3lx| b9l1| xc5i| z935| 3z7d| 7bn1| equo| rrl9| gisg| b9d3| hr1r| 7ht9| n1hp| 1r5p| 9lfx| b791| c0o6| ek6y| v9bl| xx5n| 3z7d| oyg4| rdvj| fzll| 5b9x| 1hx9| 35vj| ldr5| 3j7h| 13l1| 3lfb| v333| 04co| 19lb| b5f3| eiy0| bhr1| 7zd5| 19jl| gisg| vfz5| pv11| 3z9d| 3nb3| xz5t| 5j51| p57j| j1tl| nxdl| mwio| 3z7z| llfr| 3lh1| 3fnp| 77vr| djbx| kuua| fx5l| h1dj| 7bd7| zz5b|

铁血军事 > 铁血历史论坛 > 中国历史 >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1)——兼论华东野战军主力是否改编过晋冀鲁豫野战军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1)——兼论华东野战军主力是否改编过晋冀鲁豫野战军

巴顿25 收藏 4 1261
导读:文字太长,先发个目录与前个章节吧:、华中军区与华中野战军、山东军区与山东野战军、“七月分兵”前,继续实施特殊指挥体制,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七月分兵”后,华东野战军未改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番号,陈毅、粟裕暂未指挥山东兵团,却增加了指挥刘邓大别山外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个纵队的任务、华野组编四个兵团时期,粟裕开始担任华野代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主持华东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谭震林和许世友奉命与会()、毛泽东决定将豫皖苏地区由晋冀鲁豫局改属华东局,拆分山东兵团,将许世友、谭震林重归陈毅、粟裕直接指
标签:毛竹 v11d 3d打鱼红宝石能送人吗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1)(转张雄文博客)

——兼论华东野战军主力是否改编过晋冀鲁豫野战军

文字太长,先发个目录与前一个章节吧:

一、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各自征战时期,陈毅和粟裕分别领军 1、华中军区与华中野战军 2、山东军区与山东野战军

二、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联合作战时期,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三、华东野战军时期

1、“七月分兵”前,继续实施特殊指挥体制,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2、“七月分兵”后,华东野战军未改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番号,陈毅、粟裕暂未指挥山东兵团,却增加了指挥刘邓大别山外的晋冀鲁豫野战军6个纵队的任务

3、华野组编四个兵团时期,粟裕开始担任华野代司令员兼政委

(1)、粟裕主持华东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谭震林和许世友奉命与会

(2)、毛泽东决定将豫皖苏地区由晋冀鲁豫局改属华东局,拆分山东兵团,将许世友、谭震林重归陈毅、粟裕直接指挥;最终陈粟奉命增加直接指挥苏北兵团

(3)、华野奉命准备改番号“东南野战军”

(4)、华野奉命组编为四个兵团,再次力证未曾改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番号

(5)、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决定拆分华东野战军和晋冀鲁豫野战军,新组建一个豫陕鄂野战军,由陈毅指挥

(6)、粟裕力谏,改变毛泽东渡江南下计划,代理华东野战军前委书记、司令员兼政委职务

(7)、中原局扩大,新组建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主力仍然未改番号,由粟裕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

(8)、粟裕和华野总部权限再度扩大,奉命指挥山东兵团

(9)、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华东局和华东军区无权指挥华东野战军,依照中央明确规定,华野归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粟裕指挥华野发起豫东战役,即归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直接指挥

4、粟裕率外线作战的华野两个兵团杀回山东,华野四个兵团重新汇合,毛泽东明令粟裕统一指挥华野全军,粟裕重组山东兵团

(1)、华东野战军四个兵团重新会合,粟裕以代司令员、代政委身份,奉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命令“担负全军指挥”

(2)、粟裕“攻击打援”部署,将山东兵团与外线兵团混编

(3)、毛泽东准备让陈毅从中原野战军回华野,未实现。粟裕由饶漱石协助,再次召开华野前委扩大会议,重组山东兵团

(4)、粟裕部署淮海战役,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身份颁布命令,将华野全军分四路进兵

(5)、毛泽东设想,淮海战役结束后,将华东野战军重新分为东西两个兵团,但没有实行

四、第三野战军时期,粟裕以前委书记、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战军总部工作,当选为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1、粟裕奉中央军委命令,主持将华东野战军全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名义颁布改编命令

2、粟裕以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三野总部工作,指挥第三野战军进行渡江战役、上海战役。

3、第三野战军与华东军区领导机关合并,总部设在南京,粟裕担任第三野战军前委书记,继续主持三野暨华东军区总部工作

4、粟裕当选为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代表三野参加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开国大典

5、粟裕奉命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因病未能成行,旋即往苏联治病,回国后被任命为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陈毅开始实际主持三野。

正文: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是解放战争时期四大主要野战军之一,由华中野战军(前身为新四军主力)和山东野战军(前身为八路军一部)合并、发展而来。在四年解放战争中,华东野战军(三野)担负的任务最重,面对的对手最多,歼灭了蒋介石807万国民党军中的245万,居于全军首位。同时,全军指战员有43.5万人负伤,115959人牺牲。它的编制构成、战斗历程与战绩,《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简编》(军事学院《战史简编》编写组,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版)、《第三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版、2017年版)、《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组织发展实录》(南京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编,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等众多权威战史,以及《毛泽东军事文选》等浩如烟海的各类纪实、人物传记、回忆录予以记录。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编制构成,也有一个因战争的需要而发展变化的过程。

一、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各自征战时期,陈毅和粟裕分别领军

1、华中军区与华中野战军

2019-06-26,随着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奉命率领军区主力开赴东北,从延安赶赴华东的新四军军长陈毅率新四军军部及一部主力奉命由华中北上山东接替,留在华中的新四军部队组建华中军区,张鼎丞任司令员,邓子恢任政委,粟裕、张爱萍任副司令员,谭震林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这年11月10日,华中野战军奉命宣告成立,粟裕兼任司令员,谭震林为政委,全军约4.7万余人。华中野战军在建制上属华中军区,在战略行动上受新四军军长陈毅指挥。

2、山东军区与山东野战军

2019-06-26,新四军军部奉命兼山东军区司令部,陈毅兼山东军区司令员,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兼政委,张云逸兼副司令员,全部兵力约20万人。同时,奉命组建山东野战军,陈毅为司令员,黎玉为政委,全军约7.4万余人。

2019-06-26,为执行毛泽东的外线出击作战计划,陈毅率山东野战军主力5万余人从鲁南南下淮北,进入华中军区所属的区域,开始与主力在苏中的华中野战军发生了3次重大争论:一是先内线作战还是立即外线作战之争;二是两淮保卫战之争;三是战略出击方向和出击时机之争。

双方争论,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居中调解的同时,两支野战军各自作战,战果迥异:山东野战军六战五负一平,华中野战军七战七捷。粟裕受到中央军委和毛泽东通令仿效学习:“这一经验是很好的经验,希望各区仿照办理,并望转知所属一体注意。”陈毅则先后向上级、同级与下级作了自我批评:

他对华中军区所在的华中分局说:“此次淮北作战,由于主观指导错误,遗(贻)误全局,五内如焚,力图挽救”;

他对中共中央说:“我至淮北,战局顾虑太多,决心不够,未能发挥山野力量,有负党与人民的付托”;他还主动表示:“今后集结张(鼎丞)、邓(子恢)、粟(裕)在一起,军事上多由粟下决心,定可改变局面。”

他对战斗失利、受损严重的山东野战军主力8师自我批评说:“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不是师团干部不行,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行,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两个错误:一个是先打强,即不应打泗县;一个是不坚决守淮阴……我应以统帅身份担负一切,向指战员承认这个错误。”

二、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联合作战时期,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鉴于山东野战军作战失利,毛泽东于1946年9月初考虑让徐向前到山东接替陈毅的军事指挥,但徐向前因病未能前来。

9月20日,粟裕与华中分局书记邓子恢等人联名致电军委和陈毅,建议两个野战军集中行动。电报说:“为了改变华中局势,我们建议,以集中华中、山东两个野战军攻下宿迁,得手后再向西扩张战果。” 毛泽东于9月22日和23日发出两份电报,同意集中两个野战军“统一指挥,向淮海行动,打开战局”,同时指指令合并两个野战军的指挥机构:“两个指挥部亦应合一。提议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如同意请即公布(对内)执行。”

10月15日,毛泽东为合并后的指挥机构明确指令:“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战役指挥交粟负责。”粟裕随即担负两军合并后的战役指挥之责。

12月18日,两个野战军联合作战,第一次以“华东野战军”的名义颁布命令,在淮海地区取得了宿北大捷。

三、华东野战军时期

1、“七月分兵”前,继续实施特殊指挥体制,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1947年1月至2月,山东军区与华中军区合并为华东军区,陈毅为司令员,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兼任政委,张云逸为副司令员,黎玉为副政委。下辖六个二级军区,共约36.6万余人。

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也正式合并为华东野战军。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下辖11个步兵纵队,约有27.5万余人(不含11、12纵)。依照中央军委与毛泽东的明令,华野指挥部实行特殊指挥体制:陈毅担负领导之责,粟裕负责全军战役指挥。

2、 “七月分兵”后,华东野战军未改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番号,陈毅、粟裕暂未指挥山东兵团,却增加了指挥刘邓大别山外的晋冀鲁豫野战军6个纵队的任务

1947年7月后,为配合刘伯承、邓小平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出击大别山,粟裕和陈毅一道奉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之令进行了“七月分兵”,随即又奉命率华野指挥部和6个纵队的主力部队挺进中原,接替刘邓主力南下远征后留出的空档。

粟裕临行前向中央军委建议,将留在山东内线的3个纵队组成东兵团,由华野副政委谭震林兼任司令员,黎玉为副政委,许世友为副司令员统一指挥,获得了毛泽东的批准。不久,东兵团的司令员由华野9纵司令员许世友升任,谭震林兼任政委。

1947年9月,粟裕与陈毅指挥华野主力(即俗称的外线兵团或西线兵团)开赴晋冀鲁豫军区所属的鲁西南,随即南下豫皖苏地区。

这时的中原地区,毛泽东分别划归晋冀鲁豫和中原两个中央局管辖,前者实际负责的代理书记是薄一波,后者的书记是邓小平(2019-06-26就任)。

陈粟大军所在的豫皖苏地区原属于华中局和新四军,此时归晋冀鲁豫中央局与晋冀鲁豫军区管辖(粟裕“子养电”发出3天后的1月26日,被划归华东局所属的华中分局,随后又在3月30日划归新扩大组建的中原局),刘邓的大别山区(鄂豫皖)、陈谢的豫陕鄂则均属于中原局。 也就是说,这时有两个野战军跨战略区作战:一是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去了中原局(野战军的政委邓小平做了中原局书记);一是华东野战军主力来到了晋冀鲁豫局(野战军的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只做了晋冀鲁豫中央局的副书记)。

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千里挺进中原局所属的大别山后,部队改称“晋冀鲁豫南征野战军”,晋冀鲁豫军区已无主力部队,陈毅和粟裕率华野指挥部和主力到来,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成为了取代刘邓主力,事实上的晋冀鲁豫野战军。

陈毅、粟裕初到鲁西南的2019-06-26,毛泽东曾命令:“统一归刘邓指挥。”这是为配合刘邓挺进大别山之举的权宜之策。因而他紧跟着交代陈毅、粟裕:“一切决策临机处置,不要请示。”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南征野战军一跃千里到达大别山后,陈毅、粟裕也就依然直属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指挥。

8月16日,为保障战略远征,远离华东的陈粟大军供应,毛泽东致电主持晋冀鲁豫军区实际工作的第二副司令员滕代远:

滕,并告陈粟: 删辰电悉。(一)我山东主力六个纵队及炮纵均在冀鲁豫及豫皖苏地区作战,你们必须以全力援助解决供应问题,即派负责人去聊城、寿张找陈粟商量。(二)王新亭纵队仍在太岳地区,以一部攻占垣曲,策应豫西陈谢行动。(李)先念率赵纵至聊城,受陈粟指挥,相机南进。王宏坤纵队迅速完成编整准备,于本月底下月初受陈粟指挥,加入鲁西南作战。

军 委

铣申

这份电报有几个特点:

一是指令晋冀鲁豫军区“必须以全力援助解决供应问题,即派负责人去聊城、寿张找陈粟商量”;

二是将刘邓远征后留下的几个纵队划给陈毅、粟裕指挥。随后,晋冀鲁豫11纵长期配属陈粟行动,直到淮海战役中才归还刘邓部队建制。

9月22日,为统筹中原三路大军的后勤供给,特别是远离华东大后方的陈粟大军供给,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甚至让陈粟大军改为晋冀鲁豫野战军,归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原为华东局领导)。《周恩来军事文选》收录电报如下:

重新划分华东野战军及渤海区建制〔1〕

刘邓,徐滕薄,陈粟,张邓,饶黎张曾〔2〕(并转许谭〔3〕)并告朱刘,叶杨〔4〕:

由于目前华东地区与渤海隔断及陈粟西兵团〔5〕执行新战略任务,特将华东野战军及渤海区重新区分如下:

一、陈粟西兵团改为晋冀鲁豫野战军〔6〕,受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除现辖之第一、第三、第四、第六、第八、第十纵队外,王秉璋纵队〔7〕划归其直辖。

二、渤海区暂时划归晋冀鲁豫中央局领导。

三、陈、粟、张、邓四同志加入晋冀鲁豫中央局为委员,邓小平仍为中原局书记兼晋冀鲁豫中央局书记,薄一波为晋冀鲁豫中央局第一副书记并代理书记,陈毅为该局第二副书记。陈、粟代表该局负责指导黄河以南、运河以西、平汉以东、淮河以北地区之党政军民工作,以利直接支援前线。张、邓代表该局指导渤海地区工作。

四、晋冀鲁豫中央局负责统筹刘邓、陈粟两野战军及陈谢兵团的后勤供给。在目前,除供应刘邓、陈谢两军不可放松外,应将供应陈粟野战军工作放在紧要地位。

五、华东野战军东兵团改为华东野战兵团〔8〕,由许、谭负责指挥,受华东局直接领导,辖第二、第七、第九、第十三纵队。 中央军委

申养

[出处]根据周恩来手稿刊印。

[注释]

〔1〕这是周恩来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起草的给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等的电报,经毛泽东修改过。

〔2〕徐滕薄,指徐向前、滕代远、薄一波,当时分别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第二副司令员和第一副政治委员。陈粟,指陈毅、粟裕,当时分别任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副司令员。张邓,指张鼎丞、邓子恢,当时均任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委员。饶张黎曾,指饶漱石、张云逸、黎玉、曾生,当时分别任华东军区政治委员、副司令员、副政治委员和两广纵队司令员。

〔3〕许谭,指许世友、谭震林,当时分别任华东野战军东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4〕朱刘,指朱德和刘少奇。叶杨,指叶剑英、杨尚昆,当时分别任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书记和副书记。

〔5〕西兵团,指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亦称外线兵团,下辖第一、第三、第四、第六、第八、第十纵队和特种兵纵队,并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一纵队。

〔6〕陈粟西兵团建制当时没有变,仍属华东野战军。

〔7〕王秉璋纵队,指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一纵队,纵队司令员王秉璋。

〔8〕东兵团,指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亦称内线兵团。下辖第二、第七、第九和第十三纵队。东兵团名称当时没有改变,到一九四八年二月改称山东兵团。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1)——兼论华东野战军主力是否改编过晋冀鲁豫野战军

这一电报有几个特点:

一是让陈毅、粟裕加入薄一波为代书记的晋冀鲁豫中央局,代表该局负责指导黄河以南、运河以西、平汉以东、淮河以北地区之党政军民工作,目的是“以利直接支援前线”。

二是华东野战军主力的后勤供应由过去的华东局和华东军区负责,改由晋冀鲁豫中央局和晋冀鲁豫军区负责。

三是为了统一后勤供应,甚至决定将“陈粟西兵团改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留在华东内线的华东野战军东兵团改为华东野战兵团,“受华东局直接领导”,也就是暂不属陈毅、粟裕的华野指挥部直接指挥,而是归华东局书记饶漱石直接指挥。

不过,这一关系到华东野战军更改番号和渤海划归晋冀鲁豫中央局的大事并未实行,反而使陈粟麾下多了一个原属刘邓的晋冀鲁豫野战军11纵队。收录此电文的《周恩来军事文选》第6点注释明确说明:“陈粟西兵团建制当时没有变,仍属华东野战军。

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陈毅传》也指出:“这个电报所作的规定后来有一部分并没有实行”,其中就包括了这次“改名换姓”。

需要指出的是,电报里“陈粟西兵团”称谓仅仅是一种便于区别的通俗泛称,并非一级正规的兵团建制单位,它既没有如同粟裕建议成立的东兵团一样设立单独的兵团指挥机构,而是由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和华野前委直接指挥,规模也远远超过一个兵团建制应有的人数,包括有7个主力纵队,实力远超孤悬大别山,刘邓直接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和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全军。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经常在电报中称野战军为“兵团”,比如2019-06-26发出的《关于情况的通报 》说:“现在除刘邓兵团的一部尚在休整外,各兵团均已于二月底三月初先后开始新的作战行动,并在两星期内歼敌九个旅。北线各军,即东北兵团四十六个旅、晋察冀兵团十八个旅、晋绥兵团两个旅,在冬季则大部作战,一部休整。东北兵团,利用辽河结冰,举行了三个月作战,歼敌八个旅,争取敌一个旅起义,攻占彰武、法库、新立屯、辽阳、鞍山、营口和四平街,并收复吉林。”

这里的“刘邓兵团”指的是刘伯承、邓小平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东北兵团”指的是林彪的东北野战军,“晋察冀兵团”指的是晋察冀军区的野战军。

10月15日,毛泽东就“东西兵团的指挥和建制等问题”,再次致电陈毅和粟裕:

陈粟:

(一)我们意见,许谭东兵团及其他华东部队一切行动由华东局指挥,让漱石学习战争指挥甚为必要。胶东此次防御部署及反攻部署均甚适当,再过若干时期,漱石及黎玉均可在军事指挥上锻炼出来,你们有意见向饶、黎提出。你们则集中精力,指挥西兵团及规定区域一切武装之作战,该区一千万人民群众之发动,党及政权之建立与发展,部队给养之筹划等事项。

(二)你们部队对外仍称华东野战军,对内则属晋冀鲁豫建制以利部队补给及地方工作之统筹。一切后方补给事宜及地方工作干部之派遣等事,你们应尊重徐滕薄意见,向他们报告情况,请他们指示办法。

(三)因胶东、渤海、鲁中三区现在已可打通,渤海武装应即向黄河以南发展,故将原决定改变,渤海仍归华东局管辖,但该区对于你们的补给事宜,则仍归邯郸局统一筹划,以免分歧。

(四)战局可能发展得快,六个月内(十月至三月),你们各纵在河淮之间作战,另准备以原淮南独立旅恢复淮南。六个月后(约在明年四月),你们须准备以一个或两个纵队出皖浙赣(不是闽浙赣)边区。那时拟由刘邓方面派一个或两个纵队出湘鄂赣边区。当你们派部出皖浙赣时,拟由许谭所部四个纵队中抽出一个加强你们西兵团兵力,但此是预计,须待那时考虑方能决定,现时不要通知他们。

(五)我们发给你们电报中,有许多未接你们复电,不知你们是否收到及是否同意。嗣后,你们收到我们电报,请复电说明收到某日某时电,同时对该电内容哪些可以实行,哪些与情况不符不能实行,表示你们具体意见。

十五日二十二时

这一电报有几个特点:

一是为了让陈毅、粟裕“集中精力,指挥西兵团及规定区域一切武装之作战”,再次重申山东内线的华野东兵团由华东局指挥,饶漱石虽然不懂军事,他认为“再过若干时期,漱石及黎玉均可在军事指挥上锻炼出来”。

二是“以利部队补给及地方工作之统筹”,再次要求“你们部队对外仍称华东野战军,对内则属晋冀鲁豫建制。”

三是一段时间后,准备从山东兵团抽一个纵队加强陈粟的华野主力。

这一更改为晋冀鲁豫军区建制的决定最后依旧未实行,华野西兵团(即陈粟大军)的补给也仍然主要由华东局和华东军区负责。

例如,为保障粟裕率部南渡长江,华东局于2019-06-26致电中共中央并告粟裕,说“华东局可拨出黄金五千两、白洋五百万元、已经印好的华中票十亿元交粟裕”,但“白洋从远处取出并运来,恐时间来不及”。因此,华东局向中央建议:“请邯郸局(即晋冀鲁豫中央局)借白洋五百万元交粟等,由华东局来还。”

同时,因仅仅处于后勤供给需要改名,不仅陈毅、粟裕始终称所部为“华野”,即便有此设想的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本人,也随即改变了这一决定,对内对外都依然称华东野战军,并将晋冀鲁豫野战军称为华野的“友军”。刘伯承、邓小平也在往来电报中称“华野”,从未视之为“晋冀鲁豫野战军”。

这年11月28日,毛泽东致电主持华野总部工作的粟裕,指令华野主力“以今年9月初至明年8月底之一年时间,做到完成土改,消灭敌人两大任务”之后,还交代“将此两大任务明确告知各级一切干部,并领导他们与刘邓、陈谢两军比赛,有步骤地完成任务,不落在友军之后”。

有意思的是,他明确给予华东野战军主力任务的同时,还特意引导、要求粟裕率部与“友军”晋冀鲁豫野战军比赛,内容则是“完成土改”和“消灭敌人”,华东野战军最后以豫皖苏地区各项工作首屈一指而拔得新组建的中原局各区头筹。

这一时期,因刘伯承、邓小平在千里外的大别山深处自顾不暇,陈毅和粟裕除了指挥华野6个主力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11纵外,又奉命指挥大别山外的晋冀鲁豫野战军部队。

2019-06-26,因牵涉到华东和晋冀鲁豫两个野战军,毛泽东致电主持华野指挥部工作的粟裕,授予他指挥陈赓部队的职权:“提议由粟亲率(一、三、四、六等4个纵队)南下与陈谢会合,并归粟统一指挥,沿平汉向南直迫武汉”。2019-06-26和10日,毛泽东分别再次明确电示粟裕,给予充分的指挥权限:“粟裕及陈谢两军统一由粟指挥,由现地向豫鄂陕边行动”。“陈谢及(晋冀鲁豫野战军)十纵、十二纵受你们指挥,你们应当放胆指挥。”

这一时期,粟裕和华野指挥部虽然暂未指挥内线的山东兵团,但直接指挥了刘邓无暇顾及的晋冀鲁豫野战军11纵、陈赓谢富治集团的4纵、9纵、杨勇、苏振华等人的10纵、赵基梅等人的12纵等,共6个纵队,实力远远大于山东兵团4个纵队(新增一个13纵)。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